移动版

养老项目建设屡现违规 宜华健康10.5亿元定增“闯关”

发布时间:2020-05-11 18:25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陈婷/摄影

本报记者陈婷曹学平深圳报道

“潮汕资本教父”刘绍喜近段时间过得并不太平,其手里的宜华生活(600978.SH)披星戴帽成*ST宜生,宜华健康(000150)医疗股份有限公司(000150.SZ,以下简称“宜华健康”)2019年巨亏15.72亿元,且被下调主体信用等级。

究其财报,原来是宜华健康14.56亿元的商誉减值损失令其业绩大额亏损,而公司手里持有的货币资金不足1亿元。

过去一年,宜华健康旗下多家并购而来的子公司未完成业绩承诺,且仅有1家子公司实现盈利。其中,作为公司营收第一大主力的广东众安康后勤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安康”)收入虽达到10.8亿元,但依旧亏损1.2亿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走访众安康投资建设的深圳市罗湖区莲塘街道康馨养老项目(以下简称“康馨养老项目”)施工现场发现,自其成为该项目总承包方以来,4年半时间过去,施工现场仅有一栋主体大楼雏形。2019年底,该项目在施工过程中还曾发生擅自改变林地用途,进行其他非林业建设的情形;2018年,建设方深圳市康馨鹏城养老事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馨养老公司”)在未取得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进行边坡工程项目的施工。

5月7日,深圳市罗湖区住建局方面告诉记者,至今,康馨养老公司一直未取得康馨养老院城市更新单元登山道边坡工程的施工许可证,该工程也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5月8日,深圳市罗湖区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以下简称“城管局”)对记者表示,因康馨养老公司改变林地面积较大,有可能涉嫌刑事犯罪,该局在今年1月20日将此案移送深圳市公安局森林分局。另外因疫情影响,林地恢复工作处于停滞状态,下一步将持续督促康馨养老公司恢复林地,并责令其于5月11日前递交书面材料说明情况。如其于5月17日前仍未将改变用途林地恢复,且无合理理由,城管局将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针对上述相关问题,记者致函宜华健康方面,公司称不予回应。

10.5亿元定增“救急”

宜华健康对达孜赛勒康、亲和源、昆山医院、百意中医院4家子公司未来的盈利预测也不甚乐观,为此共计提了约9.5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宜华健康前身为地产公司,2014年,其通过众安康100%股权正式迈入医疗健康服务行业。此后,公司将达孜赛勒康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孜赛勒康”)、亲和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亲和源”)等医疗公司收之麾下,向大健康行业转型,并确立医疗产业服务、养老产业服务两大业务方向。

在医疗产业服务领域,达孜赛勒康负责开展医疗机构投资及运营业务;众安康则负责开展医疗后勤服务、医疗专业工程业务。另外,宜华健康依托亲和源开展养老社区投资及运营业务。至此,3家子公司成为宜华健康业绩的主力。

彼时,宜华健康与相关出让方为众安康、达孜赛勒康和亲和源设置了业绩承诺情况及补偿措施,只是在2019年,达孜赛勒康和亲和源双双未完成业绩承诺。

其中,达孜赛勒康的完成率仅有6.05%,宜华健康为此出具的致歉公告称,因相关政策原因导致达孜赛勒康与部队医院合作的模式无法持续,而其下属医院受外部因素和自身实际经营情况影响也未能完成业绩承诺。2015年~2019年,达孜赛勒康累计实现的扣非净利润为5.6亿元,相关补偿义务人须向上市公司支付2.25亿元补偿款。

另外,亲和源除了销售未达预期,2018年下半年以来陆续有养老社区竣工验收开始摊销成本费用,导致其2019年扣非净利润为-9619.95万元,业绩完成率为-581%,相关补偿义务人须向上市公司支付补偿款8169万元。

与此同时,杭州养和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养和”)、杭州慈养老年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慈养”)、杭州下城慈惠老年护理院(3家合并计算)、昆山长海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山医院”)、江阴百意中医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意中医院”)也未完成2019年的业绩承诺。

此外,宜华健康对达孜赛勒康、亲和源、昆山医院、百意中医院4家子公司未来的盈利预测也不甚乐观,为此共计提了约9.5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值得注意的是,宜华健康的商誉正是由上述高溢价并购而来。例如,收购达孜赛勒康、杭州养和、杭州慈养的增值率分别高达30倍、10倍和11倍。

与此同时,激进并购带给宜华健康的还有高企的有息负债,并购标的的商誉“爆雷”更给公司留下了债务负担。2019年末,宜华健康账面上有息负债累计金额有36.5亿元,而公司手里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有1.64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3月17日晚间,宜华健康发布了《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预案显示,宜华健康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10.5亿元。本次募集资金总额在扣除发行费用7.5亿元后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其余补充流动资金。

不仅债务压顶,业绩不佳也给了宜华健康致命的一击。2020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亿元,同比下降25%;净利润-5518万元,同比下滑20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亏损3.06亿元,同比减少6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7.42亿元,同比减少6.92%。

项目进展迟滞

自康馨养老公司遭到无证施工处罚后,其一直未向相关部门申请边坡工程的施工许可,原因暂不得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众安康虽完成了业绩承诺,也过了业绩承诺期,但依旧在2019年末被宜华健康计提了4.83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宜华健康称,基于外部宏观环境变化、公司业务战略调整,审慎对众安康未来盈利状况进行预测,同时经其聘请的评估机构评估,众安康所在资产组的可收回金额已低于含商誉的资产组账面价值,因此对其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就“公司业务战略调整”这一原因,记者联系采访宜华健康方面了解具体指什么内容,不过公司拒绝接受采访。

只是记者注意到,众安康始终是宜华健康2015年~2019年营收的第一大主力,且为其转型医疗大健康行业的重要落子。据宜华健康2014年的介绍,众安康全部股权的评估增值率约为297.13%,其提供医疗后勤综合服务的主要客户包括北京大学深圳医院、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等知名医院,而医疗专业工程领域的主要客户为规模较大的总承包商和大型医疗机构。

2015年11月,宜华健康公告称,众安康成为康馨养老项目投资建设施工的中标人。根据合同内容,项目的实施主体为康馨养老公司,众安康负责项目投资建设施工。项目完工后,康馨养老公司将向众安康支付前期垫付的投资本金和收益,未来众安康与其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后续由众安康主要负责养老管理服务业务。

只不过,上述工程的进展始终迟滞。2020年5月4日,记者在走访施工现场时发现,项目选址东邻罗湖区中医院,北靠梧桐山,当天有施工车辆不断进出,但目前仅有一栋主体大楼打好地基,且大楼没有任何施工迹象。

宜华健康曾对外披露,康馨养老项目曾因2017年7月发生一起高处坠落事故后,临时停工整改约两个月,后因项目地质复杂、调整施工方,施工方于2018年春节前后暂停施工交接外,其他时间均持续施工。

记者从天眼查得知,建设方康馨养老公司在2019年底因未经林业部门审批同意,擅自改变林地用途,进行其他非林业建设遭到约13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城管局日前告诉记者,经测量,康馨养老公司擅自改变林地面积合计0.433546公顷(4335.46平方米),林种为特种用途林。在做出处罚决定后,该局继续督促莲塘街道执法队将上述擅自改变林地用途地块列为日常巡查重点处所,加强巡查监管,截至目前,未发现该处有再次改变林地用途行为。

记者从深圳市住建局官网获悉,康馨养老公司目前持有“康馨养老东院”“康馨养老院城市更新单元”两项施工许可证。深圳市罗湖区住建局方面告诉记者,边坡工程是整体项目的附属部分,为配合完成项目所有建设,建设方仍须取得具体个别工程的施工许可,但自康馨养老公司遭到无证施工处罚后,其一直未向相关部门申请边坡工程的施工许可,原因暂不得而知。

只不过,从宜华健康近日披露的《关于最近五年被证券监管部门和交易所采取监管措施或处罚及整改的公告》中或可见端倪,公告的内容侧面暴露了众安康的“资金危机”。

公告显示,因众安康临时资金周转需要,众安康董事长林正刚(宜华健康第二大股东,截至2020年3月31日持有公司10.25%股份)自2016年以来持续向众安康提供资金支持。2016年4月~2019年6月30日期间,林正刚向众安康划转资金累计1.7亿元,众安康向林正刚划转资金累计1.63亿元,构成关联交易。而林正刚未将上述资金往来情况告知宜华健康,公司也未对上述关联交易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不符合相关规定。

其次,在众安康与康馨养老公司签署合作合同后,2018年12月7日,众安康与康馨养老公司等有关方签署了《莲塘建设合同补充协议(四)》,明确合同双方互不追究工期进展缓慢的违约责任,并前后两次签署协议修改众安康收益计量部分,总增加1.96亿元,而宜华健康也未就上述全部协议进行披露。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末,因工程尚未结束,宜华健康对康馨养老公司的预付账款未结算余额达到3.36亿元,占到全部预付账款的82%,账龄有1~2年、2~3年和3年以上。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